从《文明6》开始,认识席德·梅尔的人生

从《文明6》开始,认识席德·梅尔的人生

   1954年2月24日,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,一个名为席德·梅尔的普通男孩降生了。我不知道这个男孩出生时有没有天生异象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从小就头角峥嵘。但他未来非凡的成就,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。他的想法影响了很多策略类游戏,他的故事励志了不少爱好游戏的年轻人,他的作品更是偷走了无数玩家的时间与心。游戏大师席德·梅尔,正在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改变世界。

为什么值得尊敬?

   作为电子游戏行业的神话,席德·梅尔的称号很多。什么“教父”、“泰斗”数都数不清。当然,这些都无法跟以他命名的《文明》相比。尽管早从《文明》的第二代开始,席德·梅尔就不再干涉该系列的制作。但他长久以来的努力与执着依然值得我们尊敬。无论是早期的雅达利,还是现今的超级PC,我们都能发现席德·梅尔作品的存在。他亲眼见证了游戏界的发展历史,并伴随游戏产业走过了全过程。他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游戏行业,并拥有了不朽的功绩。他的坚持与操守不需要外人评价,时间已经证明了一切。

早年的席德·梅尔

磕磕碰碰的创业之旅

     席德·梅尔从小喜欢看书与思考。这两个习惯将在未来伴随其一生。长大后的席德·梅尔和我们普通大众没什么两样,那时他只是通用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。直到1982年,因一款名为《红色男爵》的飞行射击游戏,让他结识了退役飞行员比尔斯蒂力。志同道合的两人合伙开了家游戏公司,也就是后来Microprose(MP)。那年,席德28岁。

席德·梅尔  比尔斯·蒂力  红色男爵

   就像所有美国梦故事所说的那样,小伙子白手起家总是从车库做起。席德·梅尔的公司也不例外。当时游戏产业的前景并不光明,刚刚普及的计算机,在硬件方面根本无法给开发者太多创作空间。在最初的几年,两位先驱是艰辛的。生活的压力,让他们无法辞去通用的工作,哪怕再热爱游戏也只能当成兼职。直到1985年,MP推出的《无声行动》大获成功,两位开发者的游戏梦才算歇了口气。那年,席德·梅尔31岁。

《无声行动》截图

从弱小走向辉煌

   《无声行动》虽然成功,但终归不是席德·梅尔想要的。任何公司想要成功,都须在市场中找到自己的定位。什么都做注定沦为平庸,而在资本主义市场,平庸就等同于灭亡。经过长时间的尝试,席德·梅尔认为,策略游戏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。因此,1987年《席德·梅尔的海盗》上市了。这是第一款以席德·梅尔命名的游戏,从此,《席德·梅尔的***》的命名传统流传了下去。

《席德·梅尔的海盗》最新版

  90年发售的《铁路大亨》是席德·梅尔第一部经典之作。这款被称为即使战略游戏真正元祖的游戏,其实更大的意义在于为《文明》的诞生打下了铺垫。《铁路大亨》的故事背景取材自19世纪的铁路纷争。玩家需要经营遍及全世界的铁路交通,感受长达2世纪的交通发展史。这种宏大的历史背景,真实的人类历史在后续的《文明》得到了发扬与广大,正是其后《文明》系列最大的魅力。

《铁路大亨2》

   时间终于来到1991年,《文明》诞生了。明明上年刚刚推出了一部经典之作,结果来年直接一作封神,这效率在世界游戏史上,也没谁了。因为我不是在写评测,文明怎么吊,我就不多扯了。我们只要知道:这世上,策略游戏分两家,一家文明,一家其他。

《文明5》

轰然倒塌的星河巨轮

   《文明》的成功不仅让席德·梅尔成为了游戏大师,也让MP成为了分公司遍全球的顶尖游戏企业。然后,他们就开始做死了。长达5年时间,MP竟没推出一部能让观众记住的作品,这种连续的失败,哪怕是现在的V社也承受不起。原本的参天巨树最后竟沦为别人的下属工作室。席德·梅尔也在这96年离开了共处14载的MP,和著名音乐人杰夫·布里格斯组建了Firaxis。

   纵观Firaxis的作品,除了经典的《盖茨堡战役》,其他大都是《铁路大亨》、《文明》、《海盗》系列的续作。《盖茨堡战役》的影响很大,这款游戏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,充满席德·梅尔世界的气息。《盖茨堡战役》发售之后,席德·梅尔因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也渐渐退回到幕后,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。虽然去年推出的《席德梅尔:星际战舰》,让他有点晚节不保,但我们无法对一个把一生都献给游戏的老人说些什么。

《盖茨堡战役》

 席德梅尔的世界

   席德·梅尔的作品都有很深的历史文化内涵,宏大的历史背景往往令玩家震撼,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面前,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感到自身的渺小。而策略类游戏的统筹玩法,让玩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与历史发生互动,在获得参与感的同时充满成就。或许,你会说席德·梅尔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游戏很自恋。但真正尝试过他的作品,你会知道席德·梅尔只是想通过这种直观的《席德·梅尔的的XX(世界)》告诉玩家:“这是我的世界,是我眼中的历史”。虽然有炫耀的成分,但更多是在寻找一种思想上的认同。游戏的销量越高、或者评价很高,他的思想被很多人接受,他的目的也就越成功。

   可以说,席德·梅尔是真的在通过游戏和玩家进行沟通。他要求他的作品不仅能让玩家感受新的东西,还要让玩家能够读懂。就好比你玩《文明》,一开始肯定会被其厚重的文明发展所打动。此时,你就处于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的境界。但当你熟悉了游戏玩法,懂得抢奇观,用溢出锤之后,你的关注点肯定是在战略竞技性上。虽然这才是游戏的正确玩法,但你已经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。只有当你玩厌了对战,以一种百无聊赖的心态继续在游戏中闲逛,有时灵光一闪。宗教、政体、胜利条件等精彩的设定,结合你自身学识修养,你会突然明悟:原来这就是文明,这就是人类社会。而此时的你也已然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。

说在最后

   席德·梅尔的成功无法复制,他的作品靠的都是漫长的人生经验,加上长年累月的阅读积累。他28岁才步入游戏行业,37岁才推出了《文明》。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的作品充满文化气息。笔者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吹捧什么,只想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号人,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理想与爱好。特别是在游戏产业,人们往往只能记住游戏的IP,对那些幕后的英雄却鲜有人知。今年是《文明》25周年,10月21日,《文明6》也会全球上线。愿所有玩家在玩《文明6》时都知道,这款游戏的全名是——《席德·梅尔的文明》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